RǒuRǒuWU.Us 欲望

爱宠(1v1H) 作者:豆沙馅儿

RǒuRǒuWU.Us 欲望

      两只手握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尤其是那只布满老茧的手将另外一只白嫩的手狠狠覆盖住,好似要将它染脏一般。
    楚默川从未与人握过手,尤其是女人,她们见到他都要退避三舍,好像自己要对她们做出什么猥琐下流的事情一样。
    更何况男人,见到他不踹两脚,吐几口唾沫都算好的了。
    而自己紧握的这只手细腻而又柔滑,楚默川忍不住揉了两下,整个人舒服到感觉要升天了一般。
    沈深深就着握着的手才看到楚默川的正脸——唯有高挺的鼻子和薄唇能够一目了然,上半张脸因为头发太长遮住了眼,不仅如此,还带着一副用胶带缠着红色眼镜腿的近视眼镜,皮肤很是苍白,长长的发丝还带着不常清洗的油腻。
    整个人的形象就是一个家境贫穷可怜的男孩子。
    直到感到楚默川布满老茧的手指轻轻揉动着自己的手心,仿似有一阵电流通过,沈深深暗暗观察他的眼神立马收了回来,然后迅速将手抽了出来。
    本身以为这家伙是个老实木纳的人,没想到这么猥琐下流!沈深深对他的好感瞬间下了几个度。
    楚默川看着沈深深被气到通红的脸,识相的收回了手,但却在座位洞里用手指摩擦着掌心,回味之前柔滑的感受,还不忘用那低哑的嗓音说道,“我叫楚默川。”
    若是不看那张脸只听这个声音,大概所有女人都会拜倒在这个声音下。
    然而沈深深觉得听着这个声音感觉整个人都不对劲了,再加上楚默川从镜片中透出的炽热目光,让沈深深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沈深深的反应完全印证了楚默川最初的想法,而他只会做的更过分。
    PO18點℃+O+M_
    第一节是英语课,沈深深的英语天赋一向很好,再加上高三都是总复习,所以对她来说十分得心应手,但是楚默川不禁意间发出的几次低喘完全打断了她上课的思绪。
    课上到一半沈深深终于忍不住问道,“同桌,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楚默川正在兴头,听到沈深深那刻意压低的甜美的嗓音,还有身上散发的芳香,让他更加雀跃了。
    沈深深只听到他长长的浅浅的“嗯”了一声就没音了,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没事。”
    声音比之前还要低沉,连带着沙哑,沈深深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像是想到了什么羞耻的东西立马表示没事就好。
    我靠,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沈深深看着黑板却在走神。
    这家伙敢在学校干出这种事情?
    沈深深觉得自己有点无法直视这个同桌,脑子里更是无限循环着楚默川的喘息,连她一向最爱的英语课都听不下去。
    一直到下课沈深深都是浑浑噩噩的,但是仔细一想,这关她什么事啊,青春期难免会
    “楚默川,你给我出来!”一道恶狠狠的声音打断了沈深深的思绪。
    抬头一看,哟,这可不就是前面说看楚默川不顺眼的那个锅盖头吗?
    只见他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身后跟着几个吊儿郎当的男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锅盖头看到沈深深正抬头看着他,立马换了一个语气,“同学,你先让一让,我们找楚默川有点私事。”
    而楚默川早就站了起来,准备往外走。
    沈深深见了,立马拦下他,“楚默川上课的时候先答应我要陪我去教务处领校服!”
    楚默川看着沈深深用那夺人的桃花眼示意自己,不禁觉得有点好笑。
    她以为她这样是在救他吗?
    明明是将他往更深的火坑里推。
    而那群要跟自己“处理私事”的男生听到后变得更加气愤了。
    反正迟早都要面对,还不如陪陪这个女人,看她还能圣母到哪种程度。
    看着楚默川的点头默认,留下一句“那我们先走了。”,瞬间拉着楚默川消失的无影无踪。
    锅盖头看着到手的肉就这么飞了,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这个怂货就知道躲在女人身后,我看他躲得了一时,还能躲得了一世?”
    PO18點℃+O+M_
    一直拉着楚默川走到了楼梯拐角沈深深才放开手。
    她也不傻,自然是知道自己这样做肯定会让楚默川被那群男生欺负的更惨。
    但她还是看不下去,自己曾经就是被欺负的对象,她深知处在旋涡中是怎样的不安,是多么的想要乞求有一个人能帮助自己走出泥潭。
    她不是圣母,也不是英雄,她只是本着若是能帮的话还是帮一手的态度去对待。
    “你知道教务处在哪吗?”
    沈深深在询问的同时才注意到自己的身高才到楚默川的肩膀,原主本就是高个,站在楚默川面前却显得十分娇小。
    “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楚默川低着头看着眼前的可人,这个女人绝对是他二十年来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肌肤似雪、唇不点而朱,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仿佛在勾着你的魂魄。
    楚默川紧紧盯着那张诱人的红唇慢慢张开显露出一排整齐的贝齿,猩红的舌因为每一个字的发音不同而若隐若现。
    楚默川只感觉自己要不行了,而她究竟说了什么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沈深深自说自话了半天没见楚默川有任何反应,而是一直盯着她的脸喘着粗气,不禁想这家伙干嘛反应这么大,自己这样说也是完全为他好啊。
    于是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拍了拍楚默川的胳膊问道,“你怎”
    还未等沈深深说完,楚默川拉住她的手摁在墙上,另一只胳膊死死卡住她的腰,然后将头埋在她颈处,深深嗅了一口她身上传来的幽香,享受着娇躯的柔软。
    楚默川只感觉自己从心理到生理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沈深深只感觉自己被死死禁锢住,动都没法动,忍不住破骂道,“你快松开!你有病吧!”
    沈深深正骂着,突然感觉自己脖子湿湿的,这家伙不会在舔
    一想到这沈深深觉得更加恶心了,刚想喊救命,就听到楚默川的抽泣声,滚烫的泪水一滴一滴砸向自己的肩膀。
    “诶?”沈深深有点不知所措,明明该哭的是她好不好?
    伴随着楚默川越来越大的抽泣声,连带着上课的铃声的响起,沈深深试探性动了下身体,却发现根本动也动不了,只好无奈地说,“楚默川你别哭了,要上课了。”
    “从来没有人肯接近我,你是唯一一个。”
    沈深深只感觉楚默川呼出的热气时不时喷在自己耳边,耳朵不由变得滚烫起来。
    但仔细一听,沈深深原本想挣扎的心也淡了下来,只好任由楚默川抱着自己哭。
    怎么说对方也是个可怜人,沈深深注意到他脚上穿的鞋都快被大拇指磨出一个洞,就连校服里面的短袖都是破洞,大概也可以推断出他生在什么环境中了。
    没过一会儿楚默川就放开了沈深深,低着头,眼泪顺着尖尖的下巴慢慢滴落在地面。
    沈深深顿时想到自己的曾经也是如此,若是当时能有一个人为自己伸出手,估计也会崩溃到哭吧。
    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给他,轻轻说道,“别哭了。”
    楚默川接过纸巾仰起头试图不让眼泪掉下来,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悲伤,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此刻是笑着的,他想要沈深深知道同情心泛滥可没什么好下场。
    “你能陪我走走吗?”
    PO18點℃+O+M_
    坐在操场的观众席上,沈深深看着一直埋着头不说话的楚默川不由放缓了声音,“你有什么难处吗?可以跟我说说,指不定我能帮到你什么呢?”
    “也许你说出来我还能替你分担一些。”
    楚默川掩饰着嘴角邪恶的笑意,假装犹豫了片刻,最后赋以悲伤的情绪娓娓道来。
    原来楚默川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离异了,自己判给了父亲,母亲另嫁他人。
    父亲没文化,以搬砖为生,然而每次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挣到钱了就拿去打牌,输个精光回到家就把所有牌桌上的气撒在楚默川身上,所以他就是在父亲的打骂下长大的。
    也是因为父亲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楚默川常常三餐不济,有的时候甚至两天没吃上一顿饭,后来实在饿得不行就捡垃圾堆里剩下的饭菜吃。
    好景不长,父亲和因打牌上的争执一时失手把人杀了被判了刑,而父亲生前所欠下的债也一并算到了他头上,为了还债家没了,而母亲从始至终都没有来看过楚默川,年仅十岁的楚默川就这样流落街头。
    一次他在争抢饭店剩下饭菜的时候被人打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发现是一位老人救了自己,老人听了他的经历后,想到自己儿子如今不知死活,为了能有一个养老送终的人就收留了他并供他上学。
    楚默川本以为自己终于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没想到命运却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ps   看到有小可爱收藏我眼泪掉下来,那就更一章吧,谢谢有人喜欢~

RǒuRǒuWU.Us 欲望

- 肉宅屋 https://www.ro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