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个口红,口你到红

乘风破浪之骚女很荡(高H,偷情禁忌) 作者:油炸饼干渣

涂个口红,口你到红

      第二天一大早,黎玉起床后美美涂了个口红。
    书桌前的阳光缕缕,刚好撒在她那对饱满的雪白软兔上,她直接狠狠辣拍叁张美图。
    饭桌上,依旧是姐姐做好早餐,叁人如往常坐在白木小方桌上享用早餐。
    “姐夫怎么了?一直低头不说话?”
    黎玉状似关心地问,这边姐姐却尴尬笑笑,“没事儿,你姐夫他有点不舒服了。”
    她没说,昨天老公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回到房间就很和自己来个颠鸾倒凤。
    但奈何自己凤穴太紧,老公的龙根怎么插都疼的不行。
    床边的润滑油都用了半管,自己的小穴还是不争气地不肯开口!别说林泽不爽,自己都嫌烦。
    这个烂逼,还真是给自己逼脸了!开始耍大牌了是吧?
    当然,这些小小心里话,姐姐自己只能念叨念叨。
    不过骚如黎玉,自然从姐姐言语间的不自在和姐夫脸上几乎写着欲求不满四个大字的不快中看出来了些什么。
    于是嫩足缓缓搭在姐夫的脚上,黎玉享受温暖而真实的触感,肌肤缓缓摩擦带来的刺激像是上瘾的毒品,越陷越深。
    从林泽的角度望过去,对面的黎玉只不过是乖乖低头吃早餐的乖孩子。而不是姐姐还在旁边就开始发骚勾引姐夫的贱货!
    “姐姐你知道嘛,有弧度的香蕉最甜最好吃。”
    她才不管早餐是草莓还是香蕉,她只想舔姐夫的鸡巴,坐在姐夫的腰上,让他一边骂自己是骚货,一边被上翘的鸡巴干得欲仙欲死。
    林泽听懂了。她说的是自己上翘的鸡巴。
    那双小巧的玉足已经缓缓往上,林泽今天只穿了运动短裤,所以黎玉可以很好地用脚掌在姐夫的大腿上肆意游走,顺便按压在姐夫滚烫的裆部。
    林泽欲言又止,他很想直接站起来呵斥眼前这个实在有违伦理的行为,自己已为人夫,被妻子的妹妹这样挑逗怎么能忍!?
    但肉棒上的触感也是久违的真实,玉足滑过带来的酥麻快意让他选择了闭上嘴巴,安静用餐。
    理智崩溃于性致,林泽总感觉黎玉校服前的扣子开得越来越大了,她身上若隐若现地体香像是催情剂,钻入口鼻直达腹下。
    他不能走,他总不能直接站起来,和自己妻子解释说,他下面那么硬是吃了香蕉牛奶麦片。
    于是黎玉就越发肆无忌惮。趁着姐姐去厨房收拾碗筷,黎玉假装爬到桌子底下去捡掉下去的叉子。她跪爬在姐夫的腿前,将白嫩红彤彤的脸蛋贴在滚烫的肉棒上,隔着纯棉裤子的纹路蹭着。
    黎玉的脸软糯娇美,尤其是她用牙齿撩开林泽的运动裤的时候。
    没等林泽反应,或者是他根本不想反应,滚烫的性器就被滑溜的小舌缓缓舔舐,她像是在仰慕最珍贵的宝物,眼神中的虔诚和饥渴表明了她甘愿奉献。
    快感排山倒海,愈演愈烈,新鲜的感觉犹如迅猛的海啸淹没了他所有感官。他隔着校服揉捏着黎玉的胸,他能感受到软糯的雪峰在他手上被玩弄出各种形状。
    林泽没注意控制力道,像是报复似地狠狠抓了一把,黎玉吃痛闷哼一声,抬眼时眼中就已经盛满泪水,像是控诉无良姐夫逼迫清纯妹妹舔自己姐夫的大鸡巴。
    “不是自找的,这就受不了了?”林泽促狭笑笑,他还没摸够,直接伸进衣衫里面,指尖用力,揉捏雪峰上的那朵茱萸。
    任由姐夫上下其手,黎玉只是兴奋舔舐着姐夫的性器,狰狞而又热烈的滚烫。“姐夫的龟头怎么那么大,人家都要吞不下了……”
    林泽受不了一向清纯的黎玉说些荤话,他加大力道按着黎玉的头,让黎玉给自己深喉。
    “骚婊子,就那么喜欢吃姐夫的鸡巴?你的骚逼被多少男人干过,这么会吸,嗯?”
    --

涂个口红,口你到红

- 肉宅屋 https://www.ro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