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存在(父女,年龄差23) 作者:……

第十三章

      暗色薄纱窗帘,随风飘动。
    床头柜上放着BALILA水晶杯。
    里面的水已经凉透了,在淡淡阳光照射下,被披上温暖的外衣,散出斑斑闪点。
    房间里充斥着灰曼巴风即视感,灰和白色调简单,冷淡而奢侈。
    墙上挂着的水墨画,画中飞鸟在两侧高山间翱翔,意境清幽,细细观察,给人铺面而来的浩然气势。
    床头传来轻微动静。
    女孩睁开惺忪眼睛,眼神略带初醒的呆滞。
    腰间一支有力胳膊,身后是温暖的触感。
    缓缓转身。
    眼前是一张雕刻般的脸,五官立体利落,睡梦中的他,仍露出一股不可抵挡的威严。
    眉毛像一把剑,锋利迷人,睫毛密而不疏,让人想起长在荒山野岭的一种植物——百破草。
    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百花齐放的季节,它总是一副傲立群山的姿态,任凭风吹雨打、烈日狂晒。曾经一名植物界科学专家研究百破草,发现其从破芽出土一直至生命终结叶子不增不减,赞叹它如松柏坚韧,如梅花般傲然,并为给着株草命名百破草。
    指腹轻触男人高挺鼻梁,硬硬的、凉凉的,男人的嘴唇最能体现他的薄情,不笑的时候让人既防备又心动,笑的时候明知道是陷阱却也不由落入。
    这幅容貌年轻时一定迷倒上千少女,妈妈便是其中之一,她爱这个男人爱到即使被抛弃也愿意生下他的孩子。
    这个世界上是否也有同她一样的存在……
    白莓莓盯着男人的睡颜深思,眉间渐渐染上伤痕的痛。
    男人肩膀真的很宽,宽到可以容纳一整个她,怪不得说父爱如山。
    有爸爸的孩子应该很幸福吧,没有人敢欺负。
    昨夜被他紧紧搂在怀里,一动不能动。
    从前生病对她来说只是生病,没有热水、没有安抚、没有医生、没有一定要停下脚步的休息。
    还记得季今冉前不久来月经身体不舒服,她母亲送来暖宝宝,保温杯里给她装的红糖水,因为换季病毒性感冒,她爸爸开车来学校亲自跟班主任请假。
    她不得不承认她是嫉妒的,可嫉妒不也是羡慕吗,空腹吃药导致呕吐,胃痛到在床上打滚,大脑发晕,一度昏厥,一阵又一阵的疼痛,一次又一次的重复,最后才知道空腹不能吃药。
    常识性的东西,她却用身体用生命一次次尝试才明白。
    没有人告诉她,她也没有可以告诉的人。
    男人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视线,突然睁开眼睛,脖颈滚动的喉结让女孩睫毛“刷”的上滑。
    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在那双深邃幽暗中看到了自己,那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大概是在狂风暴雨中头顶突然出现的一把伞;寒冬腊月里在雪地里拥住自己的怀抱;数十年流浪途中看到曾经的屋檐。
    萧拓将手心贴在女孩脑门。
    感受了几秒。
    “不烧了。”
    声音低低沉沉,带着沙粒磨蹭过的低哑和难得的慵懒。
    额头还留有手掌余温和粗糙触感。
    衣袖下的小手,轻轻抚蹭男人的新出的胡茬,半仰起头亲吻男人的下巴。
    男人似乎没想到,有瞬间的愣怔,柔软如棉花般的碰触,竟让他觉得惊喜,向来令众人神鬼难测的性子,被眼前的小丫头拿捏的死死的。
    这种感受很神奇,有点意思。
    狭长眸子微微低垂凝视这张白皙小脸,在阳光下近乎透明,带着病态苍白的小脸。

第十三章

- 肉宅屋 https://www.ro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