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娇枝 第22节

缠娇枝 作者:狗柱

缠娇枝 第22节

      “好了,你也别杵在这了,待会被人发现了。”
    “别露出马脚,万事谨慎,小心为上。”
    不由分说的,方舒窈就被几人围带着又出了院子。
    时间过于紧迫,尽管她心中诸多疑惑,也知自己没法再折返回去细问清楚了。
    可那几人的态度实在是奇怪至极。
    方舒窈一边思绪着,脚下一刻也不敢放缓,快步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直到快到方才转角的地方时,她才屏息凝神撇去那些杂乱的思绪,开始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的情况。
    可不能一个不小心被人逮了个正着。
    只要她谎称自己走错了路,绕错了道,那两个愣头愣脑的傻大个根本不会起疑的。
    正想着,身后忽然一道轻微的脚步声,直到走近后才被方舒窈听见。
    还来不及转头,身后冷不丁传来男人低沉的淡声:“你怎么从这出来,刚才去哪了?”
    第23章
    方舒窈浑身一僵,在听出男人声音的同时,全身血液都好似要凝固了一般。
    她梗着脖子缓缓转过头去,卫司渊俊朗的面容出现在眼前,眸光淡然,叫人看不出情绪喜怒。
    “我、我方才迷路了,这里头四弯八绕的,我去寻个茅房,回来时便不记得路了。”
    她本该在此时窘迫地羞红了脸,血液却根本蔓延不上来。
    脸色微白,连带着身子都在微微发颤。
    那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别提有多明显了。
    卫司渊眸光一沉,仅是默了一瞬,就伸手把人捞入怀中:“找不到路不知找人问问吗,那两个傻子在那找你半天,要真把你给弄丢了,他俩一个都交代不了。”
    方舒窈听得心惊肉跳的,埋在他怀中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见他话语中似乎并没察觉什么,忙应声转移话题道:“你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事情可是办完了?”
    “嗯,一点小事,忙不了多久,还有正事没带你去,时间快到了,走吧。”
    被卫司渊拥着往刚才那边走去,一转过转角,就看见那两个把她给弄丢了的侍从惶恐慌乱,直到他们瞧见方
    舒窈完好无损地被找到了,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方舒窈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头,自己好像还当真糊弄过去了。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还有什么正事,这是要带我去哪?”
    “带你去看看辽疆的贸易,看你刚才也没买什么东西,等会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只管拍下来就是。”
    “拍下来?你是说,拍卖行吗?”
    “也不全是。”卫司渊带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转去,朝着不远处的建筑指了指,“那儿,辽疆最大的贸易市场,倒是也有拍卖,不过大多还是以买卖交易为主,一会正好有一场拍卖,各国各地的新鲜玩意不少,可以先去看看,不感兴趣的话,再去逛别的区域就行。”
    方舒窈眨了眨眼,突然想到了什么:“辽疆这边,时常会有境外商品贸易吗?”
    卫司渊轻笑一声:“不比大梁那条来往于各国的商贸之路,但很多东西在别的地方没市场,来辽疆就一定有赚头,有的货物本就利润不高,虽然去往大梁会有更高的收益,但算上路程,自然是在辽疆交易更为划算。”
    方舒窈并不太懂商贸,但就如此听来,辽疆似乎在贸易经济上也是十分强盛的。
    本就富强的国家,旁支的小国又怎会不纷纷前来投靠。
    而大梁那条人人觊觎的商贸之路,于辽疆而言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若能取得,那便是锦上添花,若不能,实在影响不了他们什么,他们自然也就没必要花大代价来与大梁做交易了。
    方舒窈心底一颤,忽然意识到自己来到辽疆和亲一事,似乎并没有她原本所想的那样简单。
    如果辽疆本就不在乎那条商贸之路,即使后面她成功和亲,辽疆也入驻了大梁,但辽疆也丝毫不会顾忌是否要从中抽离。
    若真是如此,待到三年后,大梁还会履行承诺,冒着得罪辽疆的风险,来将自己解救出去吗。
    “怎么了?觉得累了?”感觉到怀中身形有些僵硬,卫司渊漫不经心地开口问着。
    方舒窈顿时回神,忙道:“没有,就是未曾去过这样的地方,有些期待,那我们快走吧。”
    虽然心中一点头绪也没有,但方舒窈还是隐隐觉得,有什么她所不知道的事情悄然发生了。
    那几个古怪的使臣,还有一直未有回信的大梁。
    一切都太奇怪了,如今究竟是什么情况,她总得打听到点消息才行。
    心中繁杂的思绪再次涌上心头,来往于各地的商人,或许能够让她取得一些有用的信息。
    越是朝着那栋建筑走去,周围的氛围就越是热闹了起来。
    子城紧邻都城,更连接着周围数十座城池,若说其他地方也有这样的贸易市场,那子城的一定是最热闹丰富的。
    方舒窈站在门前惊叹了一瞬,就被卫司渊带着进到了里面。
    不知是旁人并不知晓他们身份,还是在辽疆君王来此地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周围的人群各忙各的,并无人过多注意他们。
    在这里,方舒窈也终是看见了不光只是辽疆人的聚集地。
    各种各样特征的人群聚集在此,有熟知亲切的内陆长相,也有深邃粗犷的异域长相,不过倒还是辽疆人居多。
    她新奇地四处打量着,耳边充斥着不同口音的男男女女叫卖吆喝讨价还价的声音,显得并不怎么和谐。
    还没往前走多远,身侧就有一只大掌上前拉住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心,卫司渊沉声提醒她:“别走丢了,这儿可不好找你。”
    话音刚落,一旁就有一个铺子前传来不小的动静。
    男人叽里咕噜不知在说些什么,只从那凶狠激动的语气中听出像是在骂人。
    而摊位的老板娘也不甘示弱,回怼着男人,一点也没有因身形的巨大差距而怯懦。
    两人那架势像是下一瞬就会怒极干起架来,吓得没瞧见过这样场面的方舒窈下意识往卫司渊身边躲了躲,以免伤及无辜。
    卫司渊轻笑一声:“先去拍卖,一会再回这边来看看。”
    方舒窈对这样杂乱的市场并没有什么兴趣,微垂了眼帘,应了一声跟着卫司渊赶紧往里走去。
    刚走了几步,突然有极为熟悉的口音传来。
    方舒窈神经紧颤了一瞬,猛地抬头朝声音的源头看去。
    只见那头不远处的小摊老板大声热情地吆喝着,摊位前客人不多,但三三两两几人围过去询问着他什么,他便一口地道的大梁话回应着顾客。
    大梁来的商人。
    方舒窈心跳又漏跳了一拍,一时间在脑海中生出许多想法,又在卫司渊疑惑侧眸来时,顿时又绷紧了背脊:“快走吧,这里好生吵闹。”
    她不知自己心虚怪异的模样是否有被卫司渊察觉了去,但卫司渊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脚下步子已是加快,拉着她很快穿过了这一片闹市区。
    拍卖行这边的环境要相对平静许多,有热情的小厮领着两人上了二楼雅间。
    但卫司渊还没坐下,仅是拿起桌上的凉茶一饮而尽后,就交代道:“这一批拍卖还得有一会才开始,我先去处理些事,你就在屋子里坐会。”
    听到卫司渊要走,方舒窈眼睛一下就亮了,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就先一步皱眉指控她:“怎么,想偷摸着干什么事不想被我知道,我说要走你都要乐开花了。”
    方舒窈脸上表情一僵,可并不觉得自己表露得很明显,故作镇定道:“没有啊,王瞧错了,我只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现在兴奋劲还没缓过来罢了。”
    方舒窈表露得的确不明显,但奈何他的目光时不时就想落在她脸上,轻而易举地就能捕捉到她所有细微的情绪变化。
    卫司渊似乎的确有要事缠身,还想再多说什么,但想了想还是先行作罢,只把人捞入怀中亲了一口,似威胁般警告她:“可别到处乱跑,乖乖待在这,我很快就回来。”
    随着关门声落下,屋内陷入了一片沉寂中。
    方舒窈保持着卫司渊走前的坐姿坐了片刻,直到完全确定卫司渊是真的离开了,突然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没有再迟疑分毫,直接转身走向了雅间房门。
    一把拉开房门,门前两个高大的侍从霎时回神,身体向前,一左一右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公主殿下,您这是要去哪,王吩咐……”
    方舒窈心脏狂跳,面上却丝毫不显,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微昂着下巴,冷声直言道:“能去哪,我要去茅房,让路。”
    第24章
    方舒窈一路快步朝楼下走,不敢放慢脚步,更不敢回头去看。
    凭着记忆中的路线,绕过了拍卖行的大门,又再一次回到了那个嘈杂的市场中。
    她刚才一定没有听错,那个摊位的老板,一定是大梁来的商人。
    方舒窈越发加快了步子,没一会就再次看到了那个小摊。
    刚才围在摊子前的几个客人已经散去,这会摊位老板正侧着身子和隔壁摊位的几人闲谈着,正是清闲之时。
    方舒窈停下步子,左顾右盼一瞬,深吸一口气走了上去。、
    “来客了,一会聊。”老板一见来人,忙推了一把身边的人,转头又对方舒窈热情道:“小姑娘,内陆来的啊,喜欢些什么,随便看。”
    听着亲切的大梁口音方舒窈有一瞬晃神,视线不聚焦地看向摊位上的货物,顿了好一会才装模作样开口道:“这布料瞧着质感可真不错,没想到这种时节还能织出这样的布匹。”
    老板一听,顿时来了劲,大着嗓音自豪道:“姑娘有眼光,这是大梁的蚕丝布,咱们大梁四季如春,在别的地儿或许受气候各方面影响还不易织得这样的布匹,即使要制造,造价也高得吓人,卖价自然就低不了了,但大梁的布匹可要不了那么多价钱,物美价廉包您满意。”
    方舒窈顺着老板的话又轻声开口道:“难怪我瞧着这布料的质感甚是眼熟,老板你的口音我也听着耳熟,原来是大梁人。”
    “哦?难不成姑娘也是大梁来的?”
    “我出生于大梁,只是后来随父母去到了朝阳国,这便鲜少回去了,此番游玩直辽疆,方才听着老板你的口音就觉得
    很是亲切,看来时隔多年,我也仍是对家乡记忆犹新呀。”
    这番套近乎的话一出让老板一下就更激动了:“大梁的同胞?这真是巧了不是,大梁离这路途遥远,我这番出来想着大抵是难再见一同胞了,没曾想还真叫我给遇上了,不过姑娘你远离故乡多年了,但咱们这也算是缘分,今日你在我这瞧上的,我通通给你折半价,可千万别和我客气。”
    方舒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必不必,可不能让同胞做了亏本生意,我与家人计划着此番游玩后回到故乡定居下来,本是一直对大梁多有了解着的,但山高水远的,近来大梁的一些重大之事都知晓得不多,若是可以,能和我讲讲大梁近来的发生的事吗,也好过到时候回到故乡像个什么也不知的外来者一般。”
    方舒窈一口地道的大梁口音让老板不疑有他,想了想笑眯眯地说着:“你既是到了辽疆,那应该就知晓近来两国的大喜事吧,咱们公主殿下与辽疆王定下了婚事,聘礼一过境整个大梁欢呼雀跃,如今能和辽疆和亲,咱们大梁的商人在辽疆进行贸易也方便更多了,有辽疆的实力在,别国也更不敢再对咱们大梁大小声了,你们这时候选择回大梁定居还真是赶上好时候了。”
    “你是说大梁都知晓下聘一事了吗?”
    可方舒窈一点回音也没收到过,就连那几个使臣方才给她的回话也未提及到这茬。

缠娇枝 第22节

- 肉宅屋 https://www.ro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