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娇枝 第41节

缠娇枝 作者:狗柱

缠娇枝 第41节

      “小的也不知?,小的方才才到院中来扫地?。”
    方舒窈连忙拍打着男人硬铁一般的肩膀,试图唤醒他:“外面有人……有人来了,你快放开我。”
    卫司渊眼眸微睁,朝门前的方向看去了一眼,身体却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听不到回应自然就走了,不管她。”
    屋外来人是孟语芊,她嗓音拔高又朝屋子里?喊了一声:“窈窈,你在吗?”
    “她找我定是有事,你先放开我……”方舒窈心惊胆战地?压低了声音,只想赶紧拉开卫司渊,唯恐孟语芊会?直接开门进来。
    若是刚才便应了声,这会?便用不着这样惊慌失措了。
    如此?耽搁一阵默不作声,再叫人发现了他们白日宣淫似的模样,她当真是没?脸见人了。
    卫司渊微微退开些许轻笑了一声,目光灼热地?看着她,粗粝的指腹抚上了那被他亲吻得发肿的嫣唇。
    眼前的女人眉眼含雾,面颊绯红,还?有这双沾着湿濡勾人射魄的软唇,叫人当真恨不得能醉死在她身上。
    “你觉得你这样子叫她看见了,她能不知?道你刚在干什么?”
    方舒窈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但叫卫司渊这样一说,也不敢再应声了。
    慌乱着神色看着他,低声问:“那、那怎么办,她不会?进来吧。”
    “不在吗?不应该呀,那会?去哪呢,该死的戎止,又让我一个?人在宫里?等他,可太无聊了。”
    门外传来孟语芊的自言自语声,人显然还?在房门前没?有离开分开。
    卫司渊饶有趣味地?看着因着紧张下意识朝他怀里?缩了缩的女人,很是享受她的贴近,却又不满足只浅尝于此?。
    手掌再次抱住她的大腿,臂上一用力就将?人抱了起?来:“夹紧,换个?地?方,她进来也瞧不见。”
    “你!你开什么玩笑,别胡说了!”压低声音的惊呼已?完全没?了威慑力。
    方舒窈身体腾空的一瞬,双腿就不自觉夹紧了他的腰身,整个?人树袋熊一般地?挂在了他身上。
    大腿上的手掌暗示意味十足地?捏了捏她,他低声提醒她:“嘘,小声点,别叫她听见了。”
    卫司渊好似乐在其中似的,与?已?经完全慌了神的方舒窈截然不同。
    唇角含着笑意抱着她大步朝床榻走去。
    走到床榻边,单手抱着怀中的人便腾出一只手将?床幔放了下来。
    他所谓的进来也瞧不见完全就是欲盖弥彰,大白日遮着床幔,是个?人都知?道里
    ?面在干什么,更别说薄透的床幔能看到内里?晃动的人影。
    方舒窈还?来不及拒绝,卫司渊已?是压着她朝床榻倒了下去。
    后背贴上被褥,门外竟又响起?了孟语芊的敲门声。
    方舒窈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一巴掌拍过?去,却打疼了自己的手:“你疯了,这是白天!芊芊她、她在敲门……”
    卫司渊俯身去找她的唇,堵住了她几乎要控制不住拔高的惊呼声,含糊不清地?回答她:“白日不行,夜里?就行吗?”
    “怎么可能,你分明答应了我的,你怎言而无信。”
    找寻到某些证据时?,门外的敲门声也停止了。
    “你也想要我不是吗,坦诚些,窈窈。”
    “你胡说,我没?有……”方舒窈脸红得快滴出血来,那触及到被迫要她接受的证据更让她一股气血冲上头快恼怒得背过?气去。
    屋外的脚步声响起?,而后渐行渐远。
    直到再无半点动静,卫司渊的吻从唇间滑落:“好,你没?有,我有,我想要你,窈窈。”
    外面的危机解除,可屋内危机仍在。
    青天白日,这是方舒窈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这简直太超过?了。
    她摇着头抗拒,即使推不开他,也拒绝着:“不行,不可以……”
    不断被推搡着的男人有些不情愿,心里?好似在天人交战着,最终理智也还?是没?能获胜。
    最终,他再次俯下身来抱住了她的腰,小心翼翼地?蹭了蹭她的脖颈,低声道:“窈窈,可怜可怜我,我就只,行吗?”
    第41章
    连屋外可能制止这事的因素也离开?了, 卫司渊已是猴急地就要解去衣衫。
    方舒窈的确感觉有暖流自腹下散开?,但?这感觉却有些不太对劲。
    直到小腹开始一抽一抽地发起疼来,她骤然从令人迷蒙的?□□中回过神?, 难受地皱起了眉头,手也不自觉地捂在了肚子上。
    身下人的动静很快就被卫司渊注意到。
    起初他还以为?她又在使什么把戏要拒绝他,但?箭在弦上了, 也已是软磨硬泡了这么久,他当真就蹭蹭,不会再犯进更多的?。
    可很快, 卫司渊发觉方舒窈似乎当真不对劲。
    连忙退开?身来, 询问道:“怎么了?哪不舒服?”
    上方的?压制退开?后让方舒窈得以喘息一瞬, 但?小腹仍是疼痛难忍,却又在心?里生出?一丝窃喜, 忙告诉他:“我好似来葵水了, 你?快让开?。”
    卫司渊一愣,第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是什么。
    可很快, 他脸色一沉, 视线往她下身看去,便见刚才被他误以为?是情动的?表现竟根本不是那个。
    “你?别乱看, 你?、你?让开?!”方舒窈注意到卫司渊的?视线忙慌乱着夹紧了腿。
    遮挡住那些污秽,脸上还是烧得厉害,忍着不适和疼痛就要起身,只怕是裤子也已弄脏了, 必须得换。
    卫司渊被她一脚踢开?,本不想让, 但?也是头一次碰上这种事,以往身边也从未有过别的?女人, 一时间令她有些手足无措。
    直到方舒窈立不直腰地站到地上,卫司渊这才回过神?来,忙上前一把将人扶着拉了回来。
    “你?坐着,我去给你?拿。”
    和衣服一同拿来的?还有一盆清洗的?温水,给她准备好后,他便又转身去桌前看是否还有热水,嘴里却朝被床幔遮挡的?人里头道:“换下的?裤子拿给我,这水已经不热了,我再去给你?弄些热水来。”
    方舒窈一惊,忍着不适斥道:“你?疯了,我自?己洗便是,你?要不先出?去吧。”
    卫司渊放下已经凉了的?水壶走回床边来,连个声也没出?就一把拉开?了床幔,惊得里头惊呼一阵,拿着手里刚换下的?沾了血污的?裤子都不知要往哪里藏。
    “老子是你?男人,给你?洗个裤子怎就疯了,难不成?你?还想让别人给你?洗。”说?着,卫司渊一把抢过方舒窈手中藏不住的?裤子,像是生怕她自?己当真要起身自?己洗了一般。
    方舒窈自?然不是男人的?对手,都还没来得及抓紧,手里的?裤子就被抢了个措手不及。
    “你?还给我!这怎可以!我又不是动弹不得,没这么精贵,我自?己能洗,你?快还给我!”
    卫司渊似是不太理解方舒窈这般激烈的?反应,人都疼成?那样了,他洗个裤子怎么了。
    “老子乐意给你?洗,老实待着,别犟了。”
    方舒窈的?确没力?气和卫司渊犟了,看着他攥着自?己贴身的?裤子往外走去,只觉得整张脸都要烧着了。
    他怎么能帮她洗那个。
    方舒窈难受地皱着眉头,又羞耻地将自?己蒙进被子里。
    最终,到底还是月事的?疼痛令她没了多余的?心?思再去想别的?,蜷缩着身子躺在被褥里,也仍觉得有些发冷。
    没多会,卫司渊从屋外回来。
    他手里已经没了那条沾了污秽的?裤子,转而代之的?是一壶热水,和一个汤婆子。
    卫司渊坐到床边来给她递去热水,方舒窈抱着汤婆子就不想撒手,浅浅喝了几口,便又躺了回去。
    过了一会,卫司渊守在床边仍不见方舒窈神?情舒缓,不由心?急焦躁起来:“还有什么能够缓解的?吗,怎疼得这么厉害,可需要让御医来看看?”
    “因人而异的?体?质所致罢了,你?别瞎折腾了,过些时候便好了,每月都是如此的?。”
    卫司渊眉宇皱起,他总是不愿看到她这般虚弱无力?的?模样,仍是想想些法子让她舒坦些。
    见卫司渊好似有什么想法似的?,方舒窈忙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忍着不适急促道:“我说?真的?,我自?己会医术还能不知道吗,你?让御医来也没法子的?,这事可使不得到处和旁人说?,你?可千万别到处瞎说?,不然我……不然……”
    方舒窈压根就不会威胁人,不然了半天,竟也不知要如何制止这个一向我行我素的?男人,只一张脸涨得绯红,像是生怕他去了一般。
    卫司渊看着她那可爱的?模样一下笑出?了声,总算收回了将要离去的?身子,把她的?被子掖了掖,又忍不住去捏她柔嫩的?脸蛋:“怎么这么可爱,威胁人都不会,放心?吧,我不去找那些老东西,你?好好躺着,实在难受就睡一会。”
    被他笑话了方舒窈也没太在意,总归他是不去向别人胡说?八道了,这才微微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卫司渊就静静待在她身边,但?看着她即使想要入睡休息一会,疼痛却侵扰得她难以入睡的?样子,心?里又心?疼得紧。
    怎会疼成?这样,难不成?那汤婆子不管用?
    卫司渊想了想,微微掀开?被子从底下把手掌探了进去。
    “你?干什么!”方舒窈一惊,登时睁开?了眼,男人的?手掌便已经贴上了她的?腹部。
    “我看看这汤婆子是不是不热了,不然怎不管用。”
    方舒窈不适地动了动,手也伸下去想要将他的?手扒开?,嘴里解释道:“已经好受不少了,要是没这汤婆子得更难受,你?别乱摸。”
    “没乱摸。”卫司渊不愿撤开?,试探性地在她腹部揉了揉,低声问她,“这样给你?揉揉可会好受一点,你?这样疼着也不是个办法。”
    方舒窈当然知道揉揉肚子会好上许多,可她自?己没了力?气揉,又哪敢让这个极易擦枪走火的?男人胡乱碰她,所以方才也没提及这事。
    可这会,被一只宽大的?手掌包裹住小腹,她当下想拒绝,身子却难耐地贴近了那大掌,在几下力?道适中的?搓揉下,连拒绝也没能说?得出?口。
    床榻上的?娇人儿乖顺地任由他搓揉她的?小腹,卫司渊心?里有些开?心?。
    见她很快又缓缓阖上了眼帘,手上动作又更卖力?了些。
    她的?肚子看着平坦,揉上去却是一手的?软嫩,令他不禁想着,怎么能有人全身都是这么软的?,就连她那颗心?,本以为?坚硬得不行,实则也是柔软一片。
    卫司渊唇角含了笑意,就这么静静给她揉着肚子看着她的?睡颜
    。
    没过多会,那拧起的?一双黛眉逐渐舒展了开?来,她好似就这么毫无防备地在他面?前睡着了。
    心?底有一瞬柔软。
    卫司渊伸出?另一只手,将她垂落脸颊的?一缕发丝轻绕到耳后,恬静的?睡颜映入眸间,像是一块清透无暇的?美玉。
    真是该死?的?漂亮。
    但?好在,这么漂亮的?,是他的?,独一人占有。

缠娇枝 第41节

- 肉宅屋 https://www.rouzhaiwu.xyz